双十一货到即退款?Flicfit 帮鞋店讲出新故事

近年来,百丽、达芙妮等以鞋类为主打的品牌陷入销量下滑泥沼,相继关闭多家门店(www.kengLuan.com)。转型电商,看似成为了这些严重依赖线下百货门店的品牌商的一剂解药。然而,鞋类在电商的日子也并不好过,高退货率成为鞋履等垂直电商的通病,与此带来的退换货等售后问题不仅影响商家利润,更影响消费者体验。

2015 年,Flicfit 横空出世,针对鞋类退换率较高的问题为品牌方带来一整套解决方案,恰逢双十一,动点科技采访了 Flicfit 创始人广桥博仁,希望能够一窥 Flicfit 的奥妙。

创立 Flicfit,对于广桥社长来说更像是一种水到渠成的结果。起初,他作为 Start Today(现为 ZOZO)的创始成员之一,专注于时尚服装的电商贩卖,后以 COO 的身份加入了当时日本最大的 3D 打印公司 iJet。广桥在电商平台的工作中,发现鞋类退货率很高,库存压力大,他一直在思索更好的解决方案。3D 打印行业的从业经历让他意识到人体数据的重要性,并打算付诸实践,将它反哺到电商行业。所以这一次创业相当于是对其之前所有创业经历的一个经验总结,而 Flicfit 正当其时,“我当时觉得我们或许可以利用当中的数据去降低鞋类的退货率,缓解平台库存压力”。

他向动点科技介绍,Flicfit 的产品现在主要是三款,分别是鞋内数字扫描仪,脚部数字扫描仪,以及鞋脚数据 AI 在线匹配算法。

经过迭代,脚步数字扫描仪已经由第一代进化到第二代。由于第一代解决方案主要是方便鞋店工作人员减轻工作量(服务时间缩短一半),更好地帮助客户去优化选鞋流程;第二代解决方案作为一个完整的新零售解决方案,则更降本增效。其直接通过 “最小店铺”,能够帮助到店顾客完成 AR 试鞋体验,AI 鞋类匹配,以及线上购买指南,并根据分析数据为解决线下门店库存和在线退货等问题提供纽带作用。

“现在日本已经过渡到了第二代(解决方案),我们想把这套方案推向中国。在进入中国之际,Flicfit 选择了中国的内容创意团队直觉泵 InsPUMP 作为合作伙伴。两方在合作中开始进行 POC 拓展,其成果在 Hello Future 遇见未来峰会上引起了不错的反响。直觉泵 InsPUMP 以其成熟的市场化经验帮助 Flicfit 第二代解决方案进行本地化的 UI/UX 设计,并不断完善 AR 试鞋技术,使其更贴合中国市场的用户需求。本来今年年初要进入中国市场,不过由于疫情原因就暂缓了。” 广桥社长如是说。

在日本市场,鞋类市场的整体规模一直在下降,约为 1.4 万亿日元,但在电商市场鞋类有所增长。而中国鞋类市场的总规模约为 4000 亿元,而鞋类电商市场份额不到 20%。而且由于退货率,物流成本,产品损坏率等的影响,盈利能力低下。线下实体店虽然占比超过 80%,但近年来日子不太好过,像达芙妮在 3 年内关闭了数千家门店,主营业务收入连续 5 年下降;百丽在 2017 年拥有约 20000 家门店,但连续三年业绩下滑。

“线上鞋类现在存在一个困境,就是有的鞋款不试一试,很难买到合适的,线下的流量逐渐减少,可是经营门店成本较高,加上对何种鞋款需求较高无法预估,如何给各家门店配货也是一个难题,中间缺乏一个能帮助品牌实现线上线下融合并且改善生产环节效率的解决方案,在这样的市场前景下,我们很看好这个细分领域。”

广桥社长表示,C2M 是 Flicfit 的一个终极目标。从销售端反馈相关数据直接到工厂,Flicfit 的方案结合了短距离传感器,小型电机和激光传感器,每双鞋的鞋子测量时间约为 5 至 10 分钟,测量一只鞋子的最小和最大尺寸,可以对整个类别的鞋子进行 AI 匹配快速处理,“不需要每双鞋子都进行测量”,Flicfit 的 3D 鞋子数据测量系统可快速将鞋子转换为数据,“一个系列几千双鞋用我们的匹配算法和机器配合,一天就可以全部数据库化”。

通过数据管理和分析实现能够更精准的品牌营销和智能生产目标,从而进行产量预测,再按需生产,按需配货,这样逐渐减少库存。其次是解决退货率高的问题,为用户提供专业的测量服务,沉淀用户的脚型数据,反向优化新品研发和陈列,逐步由传统面向库存生产的模式,转化为面向订单的柔性生产模式,降本提效。沉淀的脚型数据可以和电商平台打通,从而降低退换货率。

在为用户带来非接触式虚拟匹配体验,等身大 AR 试鞋,为用户筛选最合脚的鞋子同时,Flicfit 还会将用户脚部数据和购鞋记录上传至手机,随时为用户提供鞋的最佳匹配方案。不仅如此,其设备还内置体验型活动,比如一些小游戏,有利于社交电商的打造。

作为全新形态的智能鞋子零售系统,Flicfit 现在主要有三种商业模式。第一是最小店铺,可以跟机场、车站、球场、健身房和购物中心合作,再用这个场景去招商,为品牌做数字化的解决方案。第二种就是把整个的解决方案直接提供给品牌,把最小店铺根据品牌方的需求做定制化。第三种是帮助品牌方实现鞋子的数据化,打造属于品牌自己的数据库,再通过智能化的数据分析,精准匹配鞋子和用户,帮助品牌方解决库存、退货等传统鞋类零售所面临的问题。

疫情之后,“大家迅速意识到了这个解决方案的重要性,疫情使得大家不希望进行聚集性的活动,而 Flicfit 的方案类似一种无接触的体验,相对可以减少一些感染的风险。受到疫情的影响,像这样的新零售的解决方案,反而更受关注”。广桥社长告诉动点科技,由于 Flicfit 已经在日本和一些大厂有在进行 poc 的合作,而且中国市场规模远超日本,潜力很大,加上中国市场对新事物的接受度更高,所以接下来的重心还是放在中国市场。未来在中国市场达到一定的知名度和水平之后,再把它反哺回日本市场,“这样会更有利于 Flicfit 的市场成长”。

相比于阿里的足帮帮等国内涌现出来的解决方案,Flicfit 具有首发优势,“首先技术上我们在日本甚至全球都是首创,经过四五年的时间,我们的数据量已经获得了相当规模的沉淀”。经过 5 年的时间,Flicfit 一共测量了 2 万双脚,数据库初具规模,通过这个数据库进行深度学习,现在的鞋脚匹配精确度较高。此外,这套硬件系统是 Flicfit 自主研发,而鞋脚匹配的算法是跟日本千叶大学合作开发,已经拥有了 8 项专利,特征是精度高,可以精确到小数点后 9 位;速度快 ,3 秒测量。而且整套解决方案从鞋到脚去匹配。

2019 年 12 月,Flicfit 采用优先股的形式种子轮融资 1.2 亿日币,本轮 pre A 轮融资 4.5 亿日币,用于中国市场拓展和新产品开发。Flicfit 接下来还将针对鞋这个领域去做一些深度的研发,但不排除一些相应的拓展,比如定制化的鞋类开发,或者参与鞋类智能制造工厂改造,“通过一些初步的研究发现,一个人脚的状态和他的身体状况其实会有一定程度的相关性。所以 Flicfit 的数据库还在不断沉淀数据,未来也许能帮助进行一些相关健康产品的研发,但无论如何,还是会把注意力集中在鞋这个品类上”。

双十一近在眼前,十二年的积累让一个平平无奇的日子成为了一年一度的最大消费狂欢盛宴。谈及双十一,广桥社长有自己的见解。他认为,电商行业前端的消费数据和后端的生产数据,尚未完全有机结合,所以导致前端和后端信息沟通不畅,产生库存等问题。其次以阿里京东为首的电商平台,仍然像一个网上大卖场,虽然品类的丰富程度与日俱增,但对消费者真正的需求仍缺乏更好的解决方案。

他表示,电商接下来的趋势应该更倾向于对消费者真正需求的把握,而不仅仅寄希望于促销,“像日本的优衣库,它一大竞争对手是 Workman,后者主要为劳动者提供工作用的服装。与优衣库最大的不同点在于,Workman 不做促销,其花费大量时间研究消费者真正的需求。精准打造目标消费者所需的服装,现在营业额的增速基本上超过了优衣库”。

在电商流行之初,双十一大促销可能是一个非常好的获客方式,但随着电商生态日益成熟,流量获取和转化难度加大,品牌方更应该 “风物长宜放眼量”。双十一已经经历了十二个年头,对商家来说竞争程度有增无减,而较高的退货率和刷单现象,“对于在双十一加大促销力度的厂商来说,投入与产出往往不成正比,接下来还是要针对细分市场去挖掘用户需求,因为双十一卖得好的商品,在失去了促销加持的平时,是否还能重新聚集流量仍是未知”。

同时他也毫不讳言,中国的直播带货,很多时候是一种伪需求,这个过程中的刷单和大量退货,对于商家是一种极大的伤害,“即便双十一大家觉得受惠于价格一哄而上,之后商家要如何去进行下一波卖货呢?反过来说,我们如何去精准定位用户,如何挖掘用户需求,这或许是电商未来的一个突破口”。

主营产品:防爆边墙式轴流风机,煤矿声光语音报警装置,防水防尘防腐灯